专业的教育产业
网络资讯媒体平台

聚焦教育硬件 坚果手机为何会再度沦为弃子?

2018年,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在坚果Pro2新品发布会上宣布,从此锤子手机停止更新,剩下的只有坚果手机。罗永浩还表示,根据第三方调研,相比锤子品牌,用户更喜欢坚果,因此,今后锤子科技的所有手机都会用坚果来命名,锤子手机将不复存在。

之后,锤子手机团队并入字节跳动旗下,而创始人罗永浩也转投直播带货行业。然而即便如此,也依然有很多锤粉固执的相信,在字节跳动的支持下,锤子手机终将迎来回来的那一天。

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就在2021年1月17日,锤子手机的命运再度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——新东家字节跳动再度喊停手机业务。这意味着,坚果手机将就此退场。

字节跳动暂停手机业务

据报道,1月13日,字节跳动小范围宣布,原锤子科技团队组建的新石实验室,并入 Musical.ly 原创始人阳陆育负责的教育硬件团队。在业务上,合并后的硬件团队将聚焦教育领域,不再研发坚果手机、TNT 显示器等其他无关产品。

而就在今天下午,坚果手机官方微博也正式发布公告确认了这一消息,表示新石实验室将与台灯团队合并,共同组成大力智能团队,专注教育硬件;而坚果手机用户的服务将不受影响,售后和系统维护会继续,并表示将续探索 SmartisanOS 的创新机会。

此消息一出,立刻引发了网友的关注和讨论。有不少锤友纷纷悼念这个曾经代表了青春和情怀的手机品牌,甚至还有网友喊话罗永浩,希望其能够接盘。然而,对于坚果手机而言,罗永浩接盘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而退场却成了无法改变的宿命。

在被字节跳动收购的两年里,新石实验室(字节跳动旗下硬件中台,主要研究包括智能手机及教育硬件在内的智能硬件产品)只发布了两代坚果手机、TNT显示器和周边产品。其虽然也在硬件道路上探索以手机为主、周边产品为辅的全生态体系,但结果却并不乐观。

据悉相关数据显示,坚果手机R2在京东和淘宝上的销量至今不到10万部,且目前坚果手机在这些电商渠道的售价已由4499元降价至2999元,办公组合套装的销量更为惨淡,总销量仅有三位数。

事实上,在锤子手机纳入字节跳动麾下的这两年时间里,疲软的不仅仅是锤子手机,还有整个中国手机市场。据IDC数据显示,2018年到2020年第三季度,中小厂商占据的市场份额从12.5%下降到了2.5%。而华为、小米、OPPO、vivo四家的市场份额则达到了88.7%。

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,锤子手机被抛弃几乎就成了必然。毕竟,做手机原本就是个烧钱的事情,而坚果手机,原本就非常低的存在感,此后虽然背靠字节跳动这颗大树,但也随着核心人物罗永浩的离开,影响力进一步减小。毕竟,在罗永浩时代,有相当一部分消费者是冲着罗永浩的个人魅力去的,而到了字节跳动时代,则成为锤子手机本身皮牌的追随者。

坚果手机为何会再度沦为弃子?

据悉,抛弃手机业务之后,字节跳动新石实验室将转战教育领域。“我们看好教育硬件的前景和价值。为了增强教育硬件团队的研发能力,新石实验室将与台灯团队合并,共同组成大力智能团队,专注教育硬件。”

诚然,对于众多锤粉来说,锤子手机退出手机业务是一种遗憾,但对于字节跳动而言,放弃手机业务却是一种无奈的抉择。那么,被字节跳动收购的坚果手机,为何会再度沦为弃子?转战教育硬件对于字节跳动,真的就是一步好棋吗?

事实上,早在收购锤子手机的时候,字节跳动就已经明确表示,将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。而在2020年10月,字节跳动不仅发布了独立教育品牌“大力教育”,任命原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、原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出任大力教育CEO,同时还推出首款智能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。

目前,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已覆盖包括清北网校、GOGOKID、瓜瓜龙启蒙等在内的多个产品,横跨了 K12、成人教育等多个年龄段。同时,字节跳动还大规模招揽教育领域的人才。据了解,大力教育的员工已经超过一万人。

对于教育板块,字节跳动创始人兼CEO张一鸣表示,教育是公司跨界尝试的新业务方向,也是公司未来三大关注重点之一。

然而不得不说的是,在高手林立的教育行业,要想做大做强其实并不容易。而背靠字节跳动的大力教育,虽然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但是到目前为止,硬件方面并没有出现强有力的爆品,而在线教育方面,大力教育相比好未来、新东方等传统教育企业,无论是师资力量还是教育水平,充其量只能称得上是处于起点水平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要想成为行业中的一颗新星,可谓困难重重。

字节跳动利用手机来做教育本身就是错误的发展方向。”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能够攻下教育硬件市场的方法有很多种,但字节跳动在之前选择一条最费钱最不明智的道路。“现在的台灯都要比做手机好太多,并且字节拥有完整的APP开发体系,走重软件轻硬件产品对他们来说会更容易些。”

编辑:九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