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业的教育产业
网络资讯媒体平台

发内部信仅4天后,新教育公司开张,张一鸣说好的不焦虑呢?

图片来源:图虫网

宛如春日一道惊雷,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又成立了一家新公司。

3月23日,据天眼查信息显示,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——北京星云创迹科技有限公司100%持股的北京博学互联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,其核准日期为2020年3月17日,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,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教育咨询、基础软件服务等,法定代表人为李飞。

要知道,仅仅在10天前,字节跳动成立八周年纪念大会上,张一鸣在致全球员工的内部信中透露,教育是公司跨界尝试的新业务方向,也是公司未来三大关注重点之一。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陈林随后表示,目前字节跳动教育业务仍在持续招人,今年将会招聘超过一万人。

入局教育,字节跳动毫无迟疑。信奉“大力出奇迹”的张一鸣,带领字节跳动做出抖音、Tiktok等多个爆款App。但过去的几年,字节跳动以同样的冲劲持续试水和探索在线教育,一路也经历受挫与困顿,在这个领域交足了“学费”。

对于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平台型企业加大在线教育产品布局,不少业内人士则指出头条做教育“火不起来”的实质问题: “遍地撒网的策略延续了字节跳动以流量带动产品孵化的方式,对教育来说并不奏效。”有创业者向时代财经表示,大公司即便入局,但垂直领域的现象级产品似乎尚未有定数,整个行业市场空间还很大。

激进布局、无奈淡出

在公司成立八周年纪念大会时宣布跨界尝试新业务方向,字节跳动酝酿已久。事实上,近两年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动作频频,无论收购还是投资,都颇为激进。

除了新成立的博学互联之外,此前头条旗下较为知名的教育公司主要为比特智学。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,从2018年起,字节跳动开始推进教育领域的投资,内部孵化了少儿英语一对一品牌gogokid,直接对标行业头部公司VIPkid;随后又推出K12大班课清北网校等教育产品,投资了一起作业、晓羊教育,收购了学霸君的2B业务、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等。

2019年7月,业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正内测“汤圆英语”,一款真人形象+AI口语授课的口语授课软件;2019年10月,字节跳动对外透露,预计在2020年初发布一款直接面向用户的K12教育硬件产品,据了解,该产品是一个24小时在家陪读的AI教练;2019年11月投资了早教品牌“新升力”;2019年末,又推出“大力小班”,入局K12在线小班课。

字节跳动教育相关产品,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

在试水在线教育初期,字节跳动走的是一条撒网式的孵化路线。然而,在百花齐放的当下教育市场,这些项目大多陷入沉寂。

内部消息人士3月16日向时代财经透露,字节跳动触角延伸到在线教育并非偶然,恰恰相反,是踌躇满志下了决心。“2年前,好未来的老大张鑫和张一鸣找到张凯磊(学霸君的创始人),针对它2B业务表达了想收购的想法。内幕消息是张一鸣开出了三倍的价格,高于张鑫三倍的价格来收购这个业务。”

然而,狂风暴雨式的入局,并没有让字节跳动得到预期的效果。2019年4月,有匿名用户在脉脉爆料称,字节跳动旗下教育类产品gogokid大规模裁员,裁员比例在70%~80%。此外,字节跳动旗下另一个教育类产品aiKID当时也已停止运营4个月。

对此,字节跳动回应经济观察网等媒体时称“基于绩效,对团队进行了去肥增瘦,这是业务发展的一部分”。而不少业内人士则指出问题背后的实质: “遍地撒网的策略延续了字节跳动以流量带动产品孵化的方式,对教育来说并不奏效。”

初涉教育并不顺利,但没有动摇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的探索。在裁员消息爆出后一个月左右,字节跳动秘密孵化的K12网校 “大力课堂”上线了。

天眼查数据显示,大力课堂是一家中小学生在线辅导平台,通过“主讲老师+辅导老师”的在线直播大班课模式,为中小学生提供多门学科的在线辅导教学服务。据业内媒体消息,为大力推进K12业务,字节跳动不惜砸下2000万元并购清北网校。时代财经搜索发现,目前在app store上已不见“大力课堂”踪影,关联app是清北网校。

然而,清北网校也并未成为字节跳动教育业务的明星产品,2019年10月,该产品负责人刘庸离职,项目开始陷入沉寂。目前,在清北网校上,九年级的春季语数外课程班售价1499元,历时2个多月。从简单而单一的功能模块来看,该app目前似乎并不活跃。

2020年初,在字节跳动成立八周年纪念大会上,张一鸣在致全球员工的公开信中提到“目前字节跳动的教育业务在北美已经有超过5000名外教”,未来仍会为教育业务不断招募人才。几名业内消息人士同时向时代财经透露,张一鸣所提大概率是在线少儿英语项目gogokid。

“字节跳动拥有流量,两年前就开始在做收购了,而且那些收购在我们业界看来是件很亏的项目。但收购两年之后,其实市面上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。所以,一定程度上张一鸣或许只是想经过试错来了解教育到底怎么回事儿。”教育产业知名投资人、观察人士歪叔告诉时代财经,跟YY上市前就出要做YY教育,上市之后业务亏损在股市骑虎难下相比,张一鸣还是相对冷静。“而通过抖音短视频展示学习内容,还是一个很有空间的市场。”

“流量思维”如何适应慢热教育

在疫情的影响下,在线教育市场的广阔空间被印证。在3月18日的一场未来商业线上沙龙上,新东方在线副总裁朱宇透露,全国K12教育的学生,50%-60%都接受了某种程度在线的学习,渗透率一下提升了接近50%。“基本上可以说,疫情使得整个在线教育平台至少增加了五千万到六千万K12学生的流量。”

但在孵化多个教育产品接连折戟后,字节跳动给行业释放了一个信号:即使其坐拥数亿流量,也很难改变教育是一个慢热型市场的客观规律。

不过,互联网巨头企业进军教育领域的“水土不服”并非从字节跳动开始。

据业内消息人士向时代财经透露,早在2012年左右,互动直播平台企业YY在上市后,为了进一步提升其市场估值,曾宣称借助三个亿的用户量集把教育体系的产品开发起来,因而成立了YY教育。YY教育鼓励优质教学师资入驻,分享它的流量带来的收益。

彼时的YY正迎来语音直播风口,大量用户人群集中在18至28岁左右,从教育体系来看,属于重点切入可以覆盖的人群,入局教育业务正是好时机。然而,经过包括收购、各种补贴邀请入驻等两三年的操作后,YY教育似乎已经销声匿迹。

“以流量打法渗透市场的互联网企业,对于教育是准备不足的,因为管理教育企业,他们并没有这方面的基因和经验人才。”歪叔在3月16日向时代财经分析道。

精锐教育的创始人之一柯金书3月19日向时代财经表示, “从本质上来说,多数的企业并没有找到一个很有利的商业盈利模式。”而对于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平台型企业加大在线教育产品布局,柯金书表示垂直领域的现象级产品似乎尚未有定数,整个行业市场空间还很大。

“即使几个头部公司2019年整体加起来也不到2.4%的市场份额,只要走差异化路线,坚持线上线下结合,一切都有可能。”

而摆在字节跳动眼前的困境也很明显:沿用短视频爆款产品的流量思维去孵化教育产品,难以真正抵达教育需求的核心,多数产品处于不愠不火的状态。

“对于已经拥有大流量的平台型企业,同时把握B端和C端(即内容端和用户端)则是一大困境。因为它是一种双向作战,一方面需要流量,另一方面需要内容。优质的老师入驻了,但没有流量和精品课程,就难以留住用户。流量起来了,好的内容不多,没有适合用户学习能力和学习目标的课程,也不行。”歪叔说。

“他们碰到的问题是一切互联网巨头进入教育行业是会碰到的痛处。流量、资金、技术不能有效快速打穿这个行业,这个行业的细分专业程度更深。”教育行业资深人士马永纪表示,字节跳动此次调整表明了其对教育行业的战略级布局还将持续展开,并在一定程度上做好了持续投入、持续学习的准备。

正如张一鸣致全球员工的公开信中所提——“很多人问我公司的业务进展,我其实不焦虑,有耐心。教育业务必须有更根本的创新,当然前提是我们有更深刻的认知。”对在线教育,字节跳动还有信心和耐心。

编辑:九爷